欢迎来到华人彩平台 - 华人彩连接!

人间 | 他是被榨干的养子,也是被抛弃的女婿

财富QQ+11617580
栏目导航
华人彩平台 - 华人彩连接
综艺资讯
汽车资讯
IT资讯
国内资讯
财经资讯
人间 | 他是被榨干的养子,也是被抛弃的女婿
浏览:167 发布日期:2019-11-18

公安局组建了案件专班,派出一组民警24小时保护刘良可夫妇,以防连环杀人案的发生。刘良可也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,他将存有12万块钱的银行卡摆到保护他的民警面前,歇斯底里地吼着:“我把钱还给他,他把女儿还给我,我们就此两清!”

去医院“验伤”的刘良可直到傍晚才回到派出所。

领导也很无奈:“能做的我们都做了,即便王安平真的要对刘良可一家做些什么,在他动手之前,我们真的做不了什么。”

此前我们也偶尔会遇到类似“诉求”,但很少像他这样直截了当。我叹了口气,重新打量了他一番:20多岁的样子,长得挺精神,花T恤配牛仔裤,算个潮人。

这些年,王安平一直在外地做厨师,每年回家的时间很短。刚结婚时,两人的关系还挺好的,他在外打工,妻子还时常打个电话、发个视频以示挂念。

最后一个见过王安平的人是邻县的一名船夫,他说3月19日下午,自己曾载着一名身高体型与王安平相似的男子渡了江,但从衣着来看,又不像是潜逃的杀人犯——因为那名男子穿着崭新的衣服,满脸幸福地对他说自己要渡江回家,去看望多年未见的爸妈。

那天,我问王安平,离婚的原因找到没有?

关注微信公众号:人间theLivings(ID:thelivings),只为真的好故事。

1990年,王安平的生父在外出打工时失联,村里人都说他在外地傍上了“富婆”,不要王安平母子了,生母咽不下这口气,去外地寻找丈夫,暂时将王安平交给刘良可的前妻、也是王家的远房亲戚照看。

1

刘良可很失望:“没想到你也嫌弃你姐”。

好在那时刘良可的前妻很喜欢王安平,她在世时,王安平一直喊她“六姨”。六姨自己没有生育男孩,一直待王安平视为己出。

王安平说,结婚前,他一直喊刘良可“姨丈”。小学时,学校老师知道他的情况,想帮他做点什么。一次家访,班主任老师鼓励王安平喊刘良可“爸”,王安平叫了,刘良可当时没说什么,但等老师走后王安平再喊,刘良可却直接说:“我不是你爸,你爸现在不知去向,等他哪天回来了,把我养你这些年的钱还给我,你爷俩哪儿来的回哪儿去。”从那之后,王安平再没敢喊出“爸”这个字。

王安平思来想去,决定捅破这层“纱”。至于原因,后来王安平告诉我,这么多年过去,他太想有个名正言顺的“家”了。

我和同事去找刘良可,劝他斟酌一下,没必要把事情搞到这种程度。然而刘良可却一脸怨气,说自己抚养了王安平这么多年,留个十几万算什么?“想当初家里那么困难……”

说完这些话,同事拍了拍我的胳膊,说他俩这事儿就这样吧,“处理完该咱处理的事情,其他的咱也别多问了”。

一次喝酒时,王安平心中苦闷,便把过年时自己与妻子吵架的事情讲给了同乡,他原本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,没想到,同乡却告诉他,刘欣在老家“有情况”了,很多人都知道,只是大家都瞒着王安平而已。

刘良可也急了,说虽然没买房、也没治病,但钱就是不能还给王安平——因为王安平自打3岁起就一直生活在刘家,“吃了那么多年饭,总要交点伙食费吧……”

刘良可四处托人给刘欣介绍对象,但大家看到刘欣的相貌之后纷纷表示,难度确实挺大。

但最终让王安平下定决心的,还是刘良可的一句话——“你毕竟姓王不姓刘,咱们之间还是隔着一层纱的,你真要和你欣姐结了婚,咱就成了正儿八经的一家人……”

此后,王安平一直生活在刘良可家。最初几年,刘良可对他还算好,但在生母彻底失联后,刘良可对他的态度也渐渐发生了变化——其实这也怪不得刘良可,毕竟多一个人就要多一张嘴,刘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王安平又不是刘良可的亲骨肉,心里有意见是必然的。

律师却说,“什么都没法算”,一来王安平早就拿不出转账记录之类的证据了,二来其中还有大概7万多是以现金形式交给刘良可的,现在根本没法证明。

刘欣比王安平年长1岁,是刘良可最小的女儿,也是最让家里发愁的女儿。刘欣的两个姐姐相貌都不错,刘欣本身长得也挺好,只是因为脸上天生有一块巨大的暗红色胎记,便使得她的人生道路走得有些曲折。

“情况告诉你了,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。”挂电话前,律师朋友对我说。

作者:深蓝

“你是什么打算呢?”我问他。

2014年12月的一天,派出所接到报案,称王安平殴打他人。我和同事出警赶到现场时,受伤人员已被送往医院治疗,王安平则蹲在案发居民楼的门口,身边站着几个围观群众,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。

那天汇报完,我问领导能否使用技术手段把王安平找出来,领导没有同意。因为技术手段只能用在已发生的重大刑事案件上,王安平目前的情况明显不符合规定。

不料生母从此一去就再没有回来,最初几年还有书信寄到,偶尔夹带几张钞票作为王安平的“生活费”,后来渐渐音讯全无,王安平成了一个“弃儿”。

我问同事怎么办,同事想了半天,说没办法了,如实汇报吧。

然而,2014年6月,王安平突然接到妻子电话让他回家一趟。王安平以为家中有事,急匆匆赶回去后,却被刘欣告知,要与他离婚。

王安平早已扔掉了手机,技术手段在他身上未能奏效。好在公安局发出了协查通告,不久就有了反馈。

那位同乡便没再说什么,王安平也没再多想。

2

我有些生气,强忍着说:“钱的事儿我不管,但那笔钱是你俩这次发生冲突的根源,不解决了以后还得闹。”

我自嘲道:“这下完犊子了,我也被拉进黑名单了。”

最后,王安平也没有同意刘良可提出的要求,坚持索要那6万块钱,我们又劝了刘良可一番,看实在说不动,也只好按照相关法律走完了程序。

我问他,当时王安平这话听起来是气话还是要玩真的?电话那边安静了片刻:“真不像是说气话……”

编辑:沈燕妮

我说刘良可还真是净想好事,拘留几天换6万块钱,这事儿王安平不干?他拿了人家钱还给人家就是了,闹这些做什么?同事说刘良可心里其实另有盘算,只是没法体现在笔录材料里而已——刘良可也知道自己理亏,但又确实不想从自己身上“割肉”。再一想,刘欣之所以跟王安平离婚,是因为那个美容店老板答应娶她,既然这样,这笔钱就应当那个美容店老板来出。一来免了自己“割肉”,二来也让新女婿证明一下自己的“诚意”。

刘良可欣慰地点点头,但转瞬又是一脸愁容,不住地唉声叹气,搞得王安平也不知所措起来,但又不好多问,只能陪着刘良可在屋里干坐着。过了好久,刘良可终于开了口,说自己确实遇见了一件烦心事——就是刘欣的婚事。

回到了王安平所在的讯问室,辅警正在给他办理其他手续。

但律师却冷笑了一声,说王安平就别想了:“刘良可当年根本没有给他办理过《领养证》,从法律层面上来说,两人从来就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王安平沉默许久,说自己之前也想开了,论各方面条件,自己确实比那个美容店老板差太多:“留得住人也留不住心,离就离吧”。

我感觉情况不妙,又退了一步,问那笔钱能不能未来算作刘良可的遗产?“毕竟领养子女与婚生子女在财产继承方面享有同等权利,刘良可百年之后,王安平也能通过继承遗产挽回一点损失。”

王安平一时不知所措,反复询问妻子想离婚的原因,但刘欣却什么也不说。王安平无奈去找刘良可,想让他出面帮忙劝一劝,没想到刘良可的态度也很奇怪,还对王安平说:“现在讲婚姻自由,长辈也不能干涉不是?”

回到所里,在医院了解伤者情况的同事打电话来,说受害人伤情不重,两处软组织挫伤而已,轻微伤,没有大碍。

王安平点点头,说刘欣后来终于承认了,自己爱上了美容店老板,美容店老板说要跟她结婚,所以刘欣得先跟王安平离婚。

几次争吵过后,王安平赌气前往北京投奔同乡。

临走时我劝他:“两口子过日子,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离。”王安平却说,离婚他可以接受,但就是不想被蒙在鼓里。

再往后,王安平与刘欣结婚一事,也是在刘良可的撺掇下完成的。

转过年的1月,律师朋友突然打电话给我,让我最近注意一下王安平的情况:“他这事,有些麻烦了。我怕他想不开走极端,还是有必要给你提个醒的。”

王安平起初以为可能是因为自己一直忙于赚钱,对妻子的关心不够。2014年春节过后,他没有像往年一样立刻赶往外地打工,想在家里多待1个月陪陪刘欣。不料,此举却引来了妻子的极大不满。王安平说,他在家的那一个多月里,刘欣先是天天催他赶紧出去上班,看他不走,便冲他发起了脾气。

这样的关系的确有点复杂,可我也只是基于眼下两人的关系进一步询问:既然你们是“亲上加亲”,这次为何闹到这般田地?

我叹了口气:“那为什么还跟刘良可动手呢?”

王安平当时吃了一惊,赶忙推辞,说自己从小就把刘欣当姐姐看待,从来没有动过这方面的想法。

这件事终于让刘良可认识到,像前面两个女儿那样给刘欣找一个理想婆家的难度确实有点大了。

刘良可却说,那些都是自己的“家事”,不用警察来管,今天就事论事,他养了王安平十几年,还把女儿嫁给他,现在王安平却“恩将仇报”打了他,必须要王安平坐牢。

2015年3月20日傍晚,王安平的尸体在江南岸的一处油菜花田中被发现,身边扔着一个剧毒农药空瓶,经法医解剖后判定,王安平系服毒自杀身亡。

2015年3月18日中午,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刘良可的报警电话,称女儿刘欣在城南租住的一单位家属楼房屋内被人杀害。

我气不打一处来。同事还耐着性子,劝刘良可换个角度想一想:“单从钱上论,王安平把打工挣来的钱都放在你这里,是把你当亲爹看待。你女儿新找的那个美容店老板,他能做到吗?”

没想到这一句话却戳到了王安平的痛处:“还有个屁的亲情。”

我让王安平给刘欣打电话,把人叫来派出所一趟,这事儿毕竟因她而起,另外,事实判定我也不能只听王安平一个人说。

但从2013年底开始,妻子对王安平的态度却开始变得冷淡了——没有了日常的问候电话,王安平发视频连线过去,要么不接、要么含含糊糊说几句便匆忙挂掉。

我劝王安平想开一点,“大丈夫何患无妻”,没必要跟刘家人较劲。至于那笔钱,也不是一笔很大的数目,有赚钱的手艺,没必要太在乎。要是真放不下,可以找律师处理,自己不要冲动,如今也不是一个靠拳头就能解决问题的时代了。

“有个屁的依据!”律师也愤愤不平,“法律规定的禁止结婚条目限制的是‘血亲’,王安平与刘欣本就不是,所以也不存在‘解除领养才能结婚’的问题,刘良可这样说,不知是什么目的。”

看来事情的根源就是6万块钱,那处理起来倒是简单了。我问王安平是不是要回钱来这事儿就算完了?王安平点点头,说“完了”。

从那一年开始,王安平一共花了七八万,钱到位了,治疗效果也就有了保障。这几年刘欣脸上的胎记明显消退了不少,不仔细看,根本看不出来了。

童年时期,那块胎记给刘欣带来了无数嘲讽和中伤。小学毕业后,她便不再上学。刘良可带她去过几次医院,得知治疗费用不菲后,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王安平说,问题还是出在他和妻子身上。

我问陪同前去的同事怎么这么久,同事有些生气,说刘良可闹了一下午,非要让医院给他办住院。

2008年秋天,有人找到刘良可说要给刘欣介绍一门亲事,小伙子34岁,车祸导致一条腿有残疾,但读过技校,一直没结婚,在市里开了一家手机维修铺子,前些年还在城里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小房子。

6

3

两个月后,我就又见到了王安平。他来派出所报案,称自己被公共厕所里贴的小广告骗了钱。

王安平不置可否,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王安平点点头。

如此坎坷的经历和复杂的家庭环境让王安平性格很早熟,他从小就明白自己的处境,为了不被“丢掉”,待人接物总是小心翼翼的,很会看人脸色。在家里,对刘良可夫妇的要求也是言听计从。

我则跟随专班另一组民警全力搜捕王安平。我们在王安平有可能藏匿的几个地点不停地翻找,一个深夜的搜查间隙,我和同事坐在警车里取暖,我点着一支烟,递给同事,问他对这事儿怎么看。同事深吸了一口烟,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。

刘欣时年23岁,周边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已纷纷结婚生子。刘欣的两个姐姐也都在20岁出头就出嫁了,大女儿的老公是市里开饭店的,家境颇丰;二女儿读过大专,老公是邻市的公务员;只有刘欣,因为脸上那片胎记,一直没有对象,甚至连说媒的都不曾上过门。

王安平跟刘良可吵了起来,很快两人便动了手。

点击此处阅读“人间”全部文章

我自觉言语失当,赶紧找补,说以后日子还长,“你又有手艺能赚钱,还怕找不到好姑娘嘛”。不想王安平的情绪却突然失控了,伏在讯问椅的小桌板上,哽咽着说了句,“我只是想有个家”,然后竟大哭了起来。

被诈骗的案子还没侦破,我就与王安平又见面了。

4

刘良可又问他,这些年自己对他怎么样,王安平只能说好。刘良可倒是实在,“嘿嘿”笑了笑,说其实也不怎么好。王安平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好也陪着嘿嘿笑。

听刘良可这么说,王安平忙说,自己从小在刘家长大,对亲生父母已完全没有印象,刘良可就是自己的亲爹。即便真的有天亲生父母找上门来,自己也不会跟他们相认。

那天午饭后,他便站在派出所门口吸烟,一根接着一根。等我们注意到他时,派出所门口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烟蒂。

我很同情王安平的遭遇,但眼下能做的,也只是处理他跟刘良可打架一事。

而后,刘良可又语重心长地对王安平说,他之前对王安平之所以“有所保留”,是一直觉得王安平终究不是自己的亲儿子,有朝一日找到了亲生父母下落,综艺资讯还是会离这个家而去的,到时自己不过是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,所以希望王安平不要怪他。

我和同事按照船夫说的路线也渡了江,对岸却是一望无垠的油菜花田。

我说那王安平这边呢?刘良可就不念这些年跟王安平之间的情义?同事摇了摇头,说刘良可想得也挺“通透”,他说王安平终究是外人,迟早有一天会走掉的,他之前管吃管住这么多年,也算待王安平不薄了,“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”,王安平也没必要为这事儿恨他。

我只好按照一般程序去找王安平做笔录。

初中毕业,王安平成绩不错,本想继续读高中,但就因刘良可说了一句“幺妹治病需要钱”,他便主动放弃了读书的想法。16岁外出打工前,刘良可只对王安平说了句:“以后赚钱了,别忘了在刘家吃过这么多年的饭。”此后,王安平便将自己的生活必要开支以外的钱,全都寄给了刘良可。

同乡说,刘欣的“情况”是一家连锁美容院老板,30多岁,据说很有钱。自己之前也几次看到过刘欣与那个老板出双入对。

王安平晕头转向地离开刘良可家,思来想去,觉得之前那个老乡给自己说的事情可能是真的。可美容店老板找不到,派出所的警察也不“帮忙”,这才有了被公共厕所里的小广告骗了钱这一出。

“既然离婚都可以接受了,还要查什么呢?”我脱口而出,但说完后又觉得有些不妥,问他是不是在考虑到离婚财产分割比例的问题——现行婚姻法规定,有过错一方需要在离婚分割财产时给予无过错方一定补偿——“如果是那样,就赶紧找个打离婚官司的律师,他们会给你相关的建议,不要自己瞎琢磨。”

我忙问怎么了。朋友告诉我,王安平找到他之后,讲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自己的利益诉求。起初,律师也就当成一件普通的离婚官司来办,可调查后才发现,王安平与刘欣当年根本没有领过结婚证。

我也想去找王安平,但却再也找不到人了。他从律师那里走后,便凭空消失了一般,电话没人接,去住处找,邻居说已经很久没见他回来了。朋友们都不知道王安平去了哪里,我发了很多条短信试图开导他,也如石沉大海一样。

5

关于“人间”(the Livings)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、题目设想、合作意向、费用协商等等,请致信:thelivings@vip.163.com

接到出警指令的那一刻,我便在心中隐约锁定了凶手。很快,警方通过技术手段找到了王安平在本市的另一处住所,并从屋内中找到王安平留下的遗书。

“你征求一下他的意见,看同不同意调解?毕竟两人是亲戚,同意调解的话我这边按调解程序走。”我问同事。

那天,刘良可兜了几个圈子,终于给王安平亮出了底牌——王安平与刘欣年纪相仿,又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不错,也不会介意刘欣的相貌,因此,自己希望王安平与刘欣结婚。

2009年7月,王安平与刘欣结了婚,婚后的日子过得不错,王安平依旧在外地饭店打工,妻子刘欣在家中操持家务。令王安平尤其高兴的是,结婚后他四处打听,得知刘欣脸上的胎记并非治不好,只是治疗费用颇高。考虑一番后,他决定给刘欣治病。

“王安平又去美容院找过刘欣和那个老板,钱没要到,反而挨了那人一顿打。他最后一次在我这儿时说,他必须要到那笔钱,那是他最后的尊严和希望了,否则就要杀了刘良可全家!”律师在电话里对我说。

两家孩子见了面,对方表示可以接受刘欣的情况,刘良可也觉得男方家的经济条件还行,但不太能接受对方残疾这件事。刘良可说,女儿虽然脸上有块胎记,但年纪比对方小十几岁,这样嫁过去有些亏,思来想去,便向对方提出了20万的彩礼钱。双方就为这笔彩礼钱闹崩了。

王安平神情沮丧,坐在那里没再说话。我担心他有思想负担,还劝他说想开点:“爱情这种事情强求不来,大家好聚好散算了,没了爱情还有亲情嘛。”

可惜六姨去世得早,后来刘良可续弦,继任妻子对他的3个女儿尚且看不顺眼,对于王安平这个与刘家毫无血缘关系的拖油瓶更是没个好脸,多次劝刘良可把王安平“丢掉”。刘良可虽碍于亡妻的面子并没有将王安平怎么样,但也不怎么待见他,平时吃的用的都捡最便宜的买,能不在王安平身上花钱就尽量不花。

走到门口,王安平还在那里蹲着,问他也不搭话,站起来就径直走远了。我转身回了值班室,过了没一会儿,又见他推门走了回来,说自己怀疑妻子在外面“有情况”,想请警察帮他“调查”一下。

刘良可听了却有些不屑一顾,说“新女婿”很有钱,单是武汉的房子就有3套,还开了连锁美容院,“王安平那点钱算什么?”同事也有点生气,说:“你既然看不上就赶紧还给他算了!”刘良可却又打着哈哈说:“想要钱的话就去让那个美容店老板给。”

只是令王安平没想到的是,胎记治得差不多了,刘欣的心却跟着那个给她治病的美容店老板跑了。而自己与“养父”刘良可,也走到了拳脚相加的地步。

但是王安平的手机打不通刘欣的电话,“对方不在服务区”。我用自己的手机打,一下就接通了,但我表明身份之后,刚说了两句对方便把电话挂了,我再打过去,先是“不方便接听”,连打几遍,竟然也成了“对方不在服务区”。

这话乍一听有些令人费解,我让王安平解释一下:你们也不是一个姓,他怎么就成了你的“父亲”,既然是父亲,又怎么成了“岳父”?

王安平这些年一直长期在外,先后在宜昌、荆门、武汉、石家庄、沈阳、北京等地的饭店工作,从洗菜工一直做到能独自掌勺的厨师。2009年过年时,刘良可把王安平单独叫到了屋里,问他对自己的终生大事有什么打算,王安平有些害羞,推说自己还年轻,想先赚钱,还没考虑过结婚的事情,也没有女朋友。

王安平说,自己之前打工攒下的所有钱都在刘良可那里,共有12万,原本是打算用来和刘欣在城里买房付首付的。现在房子还没买,两人却走不下去了,他就想着把钱拿回来。一来离婚以后自己也不打算再回这个家了;二来这笔钱都是自己赚的,以后的生活还要用。但刘良可却不同意,说那笔钱都用来给刘欣治病了。王安平就和刘良可争辩,说刘欣这些年的医疗费都是自己另付的,家里的钱一分都没动。

我有点压不住脾气,一下站了起来:“你睡一个试试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旁边的同事拦住了,他怕我跟当事人吵起来,赶忙把我劝出了办公室。

“那时候,一般正常人家的男孩子都不同意和她处对象,有些年纪大的、家庭情况不好、或是身体有残疾的人家倒是同意,但刘良可又不同意,刘欣的婚事就一直拖着。”王安平说。

本文系“人间”工作室(thelivings)出品。联系方式:thelivings@vip.163.com

王安平说,之前来求助警方“调查”妻子外遇被拒后,一直不甘心,后来无意中在一间公共厕所的墙上看到一张“复制电话卡,调查婚外情”的广告。电话拨过去,对方要他先打8千元的“设备费”和6千元的“保证金”。

“唉,没啥可说的,咱的任务是抓人、破案,仅此而已!”过了好久,同事嘬了一口烟,把脸扭向车窗外。

题图:《薄荷糖》剧照

王安平的妻子刘欣,时年28岁,在市里一家商场工作,与王安平结婚4年。几个月前,她向王安平提出离婚。

我登时愣在了那里。

我把王安平的情况通报给了上级,所领导经讨论认定此事的确存在风险,立刻安排人手进行接触。

而因为两人没领过结婚证,法律上也就不是夫妻,根本不存在什么可以分割的共同财产。我退了一步,问王安平放在刘良可那里的那笔钱呢?算赠予、还是出借?

等到晚上9点多,给刘良可做材料的同事终于从楼上办公室下来了。我问他情况怎么样,同事苦笑着说,刘良可简直就是个老“财迷”。说着,他把笔录材料递给我,让我自己看。

王安平面色沮丧,恳求一番无果后,只好悻悻离开。

我说这事儿得有法律依据,还得结合你的伤情。没成想,这句话又惹火了刘良可,他说今天在医院“验伤”时警察就跟医生合起伙来“糊弄”他,不让他住院,这次如果警察不把王安平抓进监狱去,他就睡在派出所。

钱打过去了,对方不但没把他想要的妻子手机通话记录和微信聊天记录发给他,反而又向他继续索要1万元的“风险金”。王安平意识到自己上了当,想要回之前的1万4千元时,对方就把他拉黑了。

直到傍晚,王安平还在派出所门口待着,领导让我把他叫进来,问问到底有什么事,别是来“盯梢”的。

我要过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,确实只有两处软组织挫伤,并无大碍,抬头看了刘良可一眼,心里嘀咕了一句“真他娘过分”,便把他带去了办公室。

王安平问我,这次我们会怎么处理他,我说得看刘良可的诉求,愿意谅解的话,你俩直接走人,毕竟是一家人;同意调解的话,你赔他医药费,给他道个歉,你也确实动手打了他;不愿谅解也不同意调解的话,估计你就只能被拘留几天了。

离开派出所前,王安平说这事儿没完。我只能劝他先别冲动:“按我之前和你说的,去找下律师吧”。

2014年7月,我第一次见到王安平。

我问律师这话有依据吗?

王安平没想到刘良可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一番沉默后,他决定退一步,说自己在外打工这些年,所有的钱都寄回了家,现在离婚身无分文,希望刘良可看在养父子一场的份上,给他6万,剩下的6万自己也不要了。

王安平不太相信,说妻子与美容院工作人员走得近很正常,因为她的脸上从小便有一块很大的胎记,这些年来一直在治病,那个美容院老板自己也认识,以前是一家大整形外科医院的主刀医生,在胎记治疗方面很不错。刘欣与他走得近,应该就是为了治病的事。

等过了好久,王安平才平静下来。我问他,你跟刘良可一家到底是咋回事儿,能给我说说吗?我到现在还有些迷糊。王安平想了想,同意了。

民警把银行卡塞回到刘良可手中,劝他节哀。

7

我吃了一惊,问他有没有搞错?律师说他特意查了几遍,后来王安平也承认了,说当时两人只是摆了酒席,并没有去民政局领证——因为刘良可告诉他,当年他是被刘家领养的孩子,与刘欣属于“近亲属”,因此暂时打不了结婚证,需要之后“解除领养关系”才行。

笔录其实也没太多内容,除了当天王安平和他打架的情节外,刘良可只提了几句钱的事情。他承认王安平之前确实在他那儿放了一些钱,前后大概12万左右,但这笔钱他都给了女儿刘欣,所以这笔钱王安平应该找刘欣要。

“这事儿你也不用着急,你俩离婚,财产问题谈不拢可以走法律程序,是你的终归是你的,不是她的她也留不下。”我告诉王安平,今天先处理他和刘良可打架的事情,之后去找个律师就好,我可以帮他介绍。

王安平说,对方叫刘良可,65岁,身份有些特殊——既是他的“父亲”,也是他的“岳父”。

被打的人是王安平的岳父,我问蹲在地上的王安平怎么回事,他沉默不语,好像还在气头上。我拍了拍他肩膀,说在这儿不愿说算了,反正也要去派出所,回去说吧。

遗书中,王安平详细讲述了自己这场失败的婚姻、以及对刘良可一家的愤恨,并说杀死刘欣之后,下一个目标就是刘良可。

刘良可却说:“我还想不开呢!养了他这么久,不该回报一下吗?”

我笑了笑,问同事打架这事儿刘良可想怎么处理?同事说法条讲过了,刘良可说,只要王安平不要那笔钱了,打架这事儿一笔勾销;如果王安平要钱,那他就追究到底,不谅解不和解,只求拘留王安平。

我告诉王安平,警方的技术手段只能用于重大刑事案件的侦办,不能用来调查他妻子外遇。如果打算离婚,可以聘请律师,有些事情律师会处理。

刘良可脸色有些缓和,说这样也可以,但是那6万块钱不在自己手上,被刘欣拿走了,你去找刘欣要。王安平同意了,要刘良可打电话给刘欣说明此事,但刘良可却不肯,说自己反正是同意给他6万块钱的,“但能不能(从刘欣那里)要来,就全看你的本事了”。

我说现在离婚与存款这两件事凑一起了,我们也是怕王安平想不开。

办公室里,我主动提出了导致两人动手打架的那笔钱,没想到刘良可竟然发起了火。他质问我:“警察也管要债吗?”

王安平的遭遇着实让我有些哭笑不得,便说他:你这是何必呢?过不下去就离婚,费这些干戈做什么。王安平却十分苦恼,跟我说了很多妻子刘欣的“反常状况”。

同事顿了顿,却说:“你先按一般程序走吧,眼下受害人情绪激动,喊打喊杀的,还坚持要住院,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同意调解。”

王安平也点点头,说打架这事儿处理完了自己就去找律师。

王安平告诉我,刘良可不是他的亲生父亲,而是养父。自己从小在刘家长大,23岁那年在刘良可的建议下,娶了刘良可的小女儿刘欣,又成了刘良可的“女婿”。

王安平也苦笑:“你是警察都联系不上她,我现在更是找不见她的踪影,不然也不会直接去找刘良可。”

其实王安平心里并非完全不能接受刘欣,只是刘良可乍一提,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。想来自己打小跟刘欣的关系确实不错,但总归有着姐弟之名,在一个屋檐下长大,在外人看来,岂不是有些荒唐?

这边说不通,我们又去找了刘欣,费了一番周折才见到了本人。同事劝她看在与王安平往日的情分上,把钱还了算了。刘欣却说,钱都在父亲手中,他并没有给过自己,但她同意再去找“未婚夫”商量。但没多久,刘欣就告诉我们,美容院老板一听“要钱”二字,便连连摆手,说最近生意周转不过来,没那么多现金,况且这事儿跟他自己也无关。

,,